心闻无遮

注册

 

返回列表 12345678» / 122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阅书谈闲录 [复制链接]

1#
      写在前面的话。。。
      我自己只是个文献阅读爱好者罢了,所以在教理的讨论上,实在经常觉得非我经验与境界,就是讨论了,也未必做得到,到是在这里写写扎记,也许到是能够记录点有用的东西,还是主要写在这贴上吧。

    已有1评分我要评分查看所有评分

    本主题由 超级版主 禅_林 于 1/24/2012 6:57:23 PM 执行 设置精华/取消 操作
    分享 转发
    TOP
    2#

         佛教里有已知根,未知根(未知欲知根),具知根的说法,详细情况不了解,但这其中的知,大约初步是指对教法的实际了知而言,比如字典里有说:“三无漏根之一,意即已经知道了四谛的道理之后所发的意根、乐根、喜根、舍根、信根、勤根、念根、定根、慧根等之九根。”,至少在声闻的范畴之内,和我们通常所说的知有所区别,而根,大约可以暂时通俗化的解读成基本立场。然而,面对未知,究竟是一个问题,有面对,自然示有割裂(按照本坛的专有词汇),有态度,有预备,也有犹豫,比如把未知按照已知的模式进行格式化或者假设进行格式化,做预备的运行,等等在态度上,有各种作态,这就已经把未知拟人了,在犹豫上,则潜在的有进行不通常的考虑的抉择,不继续分析了,此事未知。。。
    最后编辑齐愍乐平 最后编辑于 2012-01-16 15:06:41
    TOP
    3#

    【苏轼答毕仲举书】
      轼启。奉别忽十余年,愚瞽顿仆,不复自比于朋友,不谓故人尚尔记录,远枉手教,存问甚厚,且审比来起居佳胜,感慰不可言。罗山素号善地,不应有瘴疠,岂岁时适尔。既无所失亡,而有得于齐宠辱、忘得丧者,是天相子也。仆既以任意直前不用长者所教以触罪罟,然祸福要不可推避,初不论巧拙也。黄州滨江带山,既适耳目之好,而生事百须,亦不难致,早寝晚起,又不知所谓祸福果安在哉?偶读《战国策》,见处士颜蠋之语“晚食以当肉”,欣然而笑。若蠋者,可谓巧于居贫者也。菜羹菽黍,差饥而食,其味与八珍等;而既饱之余,刍豢满前,惟恐其不持去也。美恶在我,何与于物。所云读佛书及合药救人二事,以为闲居之赐甚厚。佛书旧亦尝看,但暗塞不能通其妙,独时取其粗浅假说以自洗濯,若农夫之去草,旋去旋生,虽若无益,然终愈于不去也。若世之君子,所谓超然玄悟者,仆不识也。往时陈述古好论禅,自以为至矣,而鄙仆所言为浅陋。仆尝语述古,公之所谈,譬之饮食龙肉也,而仆之所学,猪肉也,猪之与龙,则有间矣,然公终日说龙肉,不如仆之食猪肉实美而真饱也。不知君所得于佛书者果何耶?为出生死、超三乘,遂作佛乎?抑尚与仆辈俯仰也?学佛老者,本期于静而达,静似懒,达似放,学者或未至其所期,而先得其所似,不为无害。仆常以此自疑,故亦以为献。来书云处世得安稳无病,粗衣饱饭,不造冤业,乃为至足。三复斯言,感叹无穷。世人所作,举足动念,无非是业,不必刑杀无罪,取非其有,然后为冤业也。无缘面论,以当一笑而已。

      苏轼《答毕仲举书》为答毕仲游作刍议
      李一飞
      http://www.literature.org.cn/Article.aspx?id=61010
      毕仲游(1047—1121),字公叔,景德中宰相毕士安之曾孙,熙宁三年登进士第,官终西京留司御史台。有集,已佚,清四库馆臣自《永乐大典》辑为二十卷,题作《西台集》。仲游登第之年,苏轼充殿试编排官;元祐初,苏轼以翰林学士主持召试馆职人,于黄庭坚、张耒、晁补之九人中拔毕仲游第一;其后又称仲游“学贯经史,才通世务,文章精丽,论议有余,自郎台为宪漕,绰有能声”,表以自代(《郡斋读书志·毕公叔西台集》叙)。
      清梁诗正等编《三希堂续法帖》第三册、吴升编《大观录》卷五,收录有影印苏轼答书真迹全文,末署:“轼再拜:长官毕君阁下。闰九月十九日。”
    TOP
    4#

    原作旧拓图片,苏于信中语气远较收集时凌厉。
    sstp.jpg (, 下载次数:0)

    (1/16/2012 2:58:03 PM 上传)

    sstp.jpg

    TOP
    5#


      经济学上有一种收益递减原理,大致是说同一块地,并不是投入越多,产出同比例就越大的,有时候很可能是递减或者出现负数。这个道理也许很多人都明白,举一个例子,同样种水稻,并不是下稻种插秧越密越好,有时候反而是比一般程度更稀一些,但地耕得略深一些,水捣有更充足的阳光水土,根系更茂密,反而能增产一两成。但深耕也许容易被认同,但太深也无益,因为无肥之土翻上来,要变成肥土并不是片刻可成的,有些水稻田是运作了几百年,而稀植更是一个要在数学上反复统计的,不一定会认同或者说,一定不会被认同,为什么这么说呢。。。

      其实“合理“稀植和双季稻一样,在宋代就在研究了,格物家陆九渊有记载:“吾家治田,每用长大钁头,两次锄至二尺许深,一尺半许外,方容秧一头。久旱时,田肉深,独得不旱。以他处禾穗数之,每穗谷多不过八、九十粒,少者三、五十粒而已。以此中禾穗数之,每穗少者尚百二十粒,多者至二百余粒。每一亩所收,比他处一亩不啻数倍,盖深耕易耨之法如此。”宋尺大致是现代尺的2/3,所以他的“一尺半许外,方容秧一头“,已经很接近百度百科的“水稻旱育稀植“条目的“常规稻栽插的密度,北方地区30cm×13cm,南方26。4cm×13。2cm,每穴插2—3苗;杂交稻栽插规格33cm×16。7cm,每穴插1—2苗。“但他的这个是个反常识的东西,所以直到现在八九百年,仍然作为新科技在尝试推广,而双季稻则早被人接受了。

      我不能很明确的指出,以上这些话的大致所指,虽然不明确所指,大致也是说了白说。有些事情的频率控制上,各种说法里,大概的说法的下意识推演与实际操作中明确的说明,会有很大的频率或者量的差异,这时候就要留意,这不一定是细节差异,很可能是在统计上有一定之规。这事上,也许留个印象,对于抑制小小的贪心,乃至增加做成功的持续性,会有一定的好处。
    TOP
    6#


      日记体文献中国应该有得很早了,比如起居注之类的,但公之余众的,也许宋代以后有相当一部分游记是用日记体,明代似乎出现了一些偏于信仰的日记形式,比如按照行为之类的评个分之类的,具体如何没研究过。大部头的,阅读得人比较多的日记,大致是晚清道光年间以后到民国的,有些在民国受教育的,日记也带着记到本朝,新朝里的日记,又是另一种风貌了,待到博客和微博兴起,编篡性的内容之外,也很多人写日记,记录自己的生活,所以日记体是我国人比较爱用的记事习惯。实际上类似博客的功能,在晚清的一些著名日记里,已经体现了,那写来很大程度上就是给人看的,有些借来借去,抄来抄去,等到出版的时候还丢了一部分,而对于这些日记的读者评,也就要到后来他读者的日记和文集里去看了,如果不计翻阅的烦索程度,和博客也有些接近,只是反映没那么快罢了,一城之中,往往有几个人爱写,是为名博主。。。哦,名日记家。

      且连九宫格的偷懒法日记也是有的,图中的日记,就是名日记作家曾国藩老先生的日记了,他向以扶助家亲为念,所以日记不但有应对写作修养,还有课子,所以他这个家门维持得好象也比较长远,其中有静坐一栏,儒家自宋代起,向佛门取经,提倡每天静坐,平日里养气功夫之外,亦要静中养成端倪。则现代佛教里,弘一、茗山、星云诸长老都是有日记的,记载很多当时的情况,上海静安寺持松长老的日记在其文集中仅有晚年的少许片段,是很罕见的,其余不知道那里去了,他的日记也许是汉地密教里上世纪数得上的个人体验详细记载,若还在,希望未来总有机会公诸于世吧。
      短期的功能性的日记,也许对于评估一些数据是有帮助的,人在形成基本视野之后,对于行为的评估,往往自己很难发现,有的就需要统计才能发现,比如体重,每天早晚运动前后称个体重,计算一下吃饭和喝水的份数,统计个一个月exl,自动生成个曲线,也算个小日记,也能发现点规律性的东西,比如睡前不能大吃大喝,早上运动对新陈代谢有帮助等等。

      三十五种清代日记书录
      http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3437309/
    清代日记.jpg (, 下载次数:0)

    (1/18/2012 1:47:38 PM 上传)

    清代日记.jpg

    TOP
    7#

    坐禅箴

      宋 宏智正觉 撰

      佛佛要机,祖祖机要,不触事而知,不对缘而照。不触事而知,其知自微;不对缘而照,其照自妙。其知自微,曾无分别之思;其照自妙,曾无毫忽之兆。曾无分别之思,其知无偶而奇;曾无毫忽之兆,其照无取而了。水清彻底兮,鱼行迟迟;空阔莫涯兮,鸟飞杳杳.
      宏智禅师广录 (9卷)〖 宋 侍者等编〗
      http://www.fodian.net/15-zhuzong/48/T48n2001.zip

      坐禅箴

      日本 永平道元 撰
      何雁生译

      佛佛要機,祖祖機要,不思量而現,不回互而成。不思量而現,其現自親;不回互而成,其成自證。其現自親,曾無染汙;其成自證,曾無正偏。曾無染汙之親,其親無委而脫落;曾無正偏之證,其證無圖而功夫。水清澈地兮,魚行似魚;空闊透天兮,鳥飛如鳥。

      永平道元《正法眼藏》第十二章 何雁生译
     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d80da3d0100x7pc.html
    TOP
    8#

    苏东坡与佛教往来较为密切,文集中有很多涉及佛教的,书信往来很多,为文不少,佛教中亦很感念他将其师张安道所得《楞伽阿跋多罗宝经》书写制版流通的提倡之功,当时《楞伽》大致已经不太流通很久了。北宋到了苏东坡这个时候,已经开始流行在佛菩萨像和人像上写赞,现在还能看到是苏亲笔的,有一个石佛寺的布袋和尚题记。那段时间禅宗为了表信,也有给弟子自己的像并在上面题自赞的,不过存世的大致已经是南宋后期的制作了,真本大多存日本,大多画得很传神,在宋画里也算是罕见的。苏东坡曾分别为唐末的贯休和张氏所绘的三套罗汉像题赞,有侧重开示教理的、有留意气度的、有侧重写境的,其中“空山无人,水流花开”一句,特为后世书家画史所重,每有以为题记入画的,据说禅家也有人将用此句喻禅宗第二境,以韦应物诗“落叶满空山,何处寻芳迹”为第一境,以崇慧禅师诗“万古长空,一朝风月”为第三境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但后世禅家用这句时,有几处是做“水流花香”,版本略有差别。苏东坡和佛教来往多,但为人较重实事,估计他也想不到自己的句子后来用来形容禅门一境。


      【观音赞】 
      兴国浴室院法真大师慧汶,传宝禅月大师贯休所画十六大阿罗汉,左朝散郎集贤校理欧阳棐为其女为轼子妇者舍所服用装新之。轼亦家藏庆州小孟画观世音,舍为中尊,各作赞一首,为亡者追福灭罪。 
      众生堕八难,身心俱丧失。惟有一念在,能呼观世音。火坑与刀山,猛兽诸毒药。众苦萃一身,呼者常不痛。呼者若自痛,则必不能呼。若其了不痛,何用呼菩萨。当自救痛者,不烦观音力。众生以二故,一身受众苦。若能真不二,则是观世音。八万四千人,同时俱赴救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一尊者】 
      正坐敛眉,扼腕立拂。问此大士,为言为默?默如雷霆,言如墙壁。非言非默,百祖是式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二尊者】 
      旃檀非烟,火亦无香。是从何生?俯仰在亡。弹指赞叹,善思念之。是一炷香,是天人师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三尊者】 
      我观西方,度无量国。诸佛陀耶,在我掌握。右顾晔然,汝则皆西。随我所印,识道不迷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四尊者】 
      袖手不言,跏趺终日。两眉虽举,六用皆寂。寂不为身,动不为人。天作时雨,山川出云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五尊者】 
      掌中浮图,舍利所宅。放大光明,照十方刹。椟而藏之,了无见闻。众所发心,与佛皆存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六尊者】 
      手中竹根,所指如意。云何不动?无意可指。食已宴坐,便腹果然。是中空洞,以受世间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七尊者】 
      梵书旁行,俯首注视。不知有经,而况字义。佛子云何?饱食昼眠。勤苦功用,诸佛亦然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八尊者】 
      众生颠倒,为物所转。我转是珠,以一贯万。过现不住,未则未来。举珠示人,孰为轮回?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九尊者】 
      柏子庭际,正觉妙慧。悟最上乘,了第一义。为大摩尼,传鸡足衣。示现虚寂,端坐俯眉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十尊者】 
      半肩磨衲,为谁缓颊?彼以诚叩,此缘问答。佛意玄微,有觉无为。肉眼执着,捧函捕龟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十一尊者】 
      幻体有累,法身无着。幻法两忘,圆明寥廓。以大愿力,援诸有情。见闻悉入,真妄一真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十二尊者】 
      长江皎洁,可鉴毛发。师心水心,一般奇绝。目寓波中,意若扰龙。真机掣电,微妙玄通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十三尊者】 
      默坐无说,是名妙说。月盘芹献,花开子结。宝锡一枝,中含真机,悟此机者,处处泉飞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十四尊者】 
      摄衣跏趺,观此烟穗。与我定香,本无内外。贝叶琅函,三乘指南。胡人捧立,云谁启缄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十五尊者】 
      何去何从,叩应感通。如响答声,声寂还空。诉者谁衅?皆有佛性。去尔嗔恚,随处清净。 
      【罗汉赞十六首•第十六尊者】 
      一般心眼,两般见解。将人我矿,烹炼沙汰。廓然圆明,超悟上乘。示现慈悲,授诸有情。 


      【自海南归过清远峡宝林寺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一宾度罗跋罗堕】尊者 
      白氎在膝,贝多在巾。目视超然,忘经与人。面颅百皱,不受刀籋。无心扫除,留此残雪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二迦诺迦代蹉尊者】 
      耆年何老,粲然复少。我知其心,佛不妄笑。瞋喜虽幻,笑则非真。施此无忧,与无量人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三迦诺迦跋梨随暗尊者】 
      扬眉注目,拊膝横拂。问此大士,为言为默?默如雷霆,言如墙壁。非言非默,百祖是式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四苏频陀尊者】 
      聃耳属肩,绮眉覆颧。佛在世时,见此耆年。开口诵经,四十余齿。时闻雷雹,出一弹指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五诺矩罗尊者】 
      善心为男,其室法喜。背痒孰爬?有木童子。高下适当,轻重得宜。使真童子,能如兹乎?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六跋陀罗尊者】 
      美狠恶婉,自昔所闻。不圆其辅,有圆者存。现六极相,代众生报。使诸佛子,具佛相好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七迦理迦尊者】 
      佛子三毛,发眉与须。既去其二,一则有余。因以示众,物无两遂。既得无生,则无生死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八代暗罗弗多尊者】 
      两眼方用,两手自寂。用者注经,寂者寄膝。二法相忘,亦不相捐。是四句偈,在我指端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九戒博迦尊者】 
      一劫七日,刹那三世。何念之勤,屈指默计。屈者已往,伸者未然。孰能住此?屈伸之间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十半托迦尊者】 
      垂头没肩,俯目注视。不知有经,而况字义。佛子云何,饱食昼眠。勤苦功用,诸佛亦然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十一罗怙罗尊者】 
      面门月满,瞳子电烂。示和猛容,作威喜观。龙象之姿,鱼鸟所惊。以是幻身,为护法城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十二那迦犀那尊者】 
      以恶辘物,如火自焚。以信入佛,如水自湿。垂眉捧手,为谁虔恭。大师无德,水火无功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十三因揭陀尊者】 
      捧经持珠,杖则倚肩。植杖而起,经珠乃闲。不行不立,不坐不卧。问师此时,经杖何在?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十四伐那婆斯尊者】 
      六尘既空,出入息灭。松摧石陨,路迷草合。逐兽于原,得箭忘弓。偶然汲水,忽然相逢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十五阿氏多尊者】 
      劳我者皙,休我者黔。如晏如岳,鲜不僻淫。是哀骀它,澹台灭明。各妍于心,得法眼正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十六注茶半托迦尊者】 
      以口说法,法不可说。以手示人,手去法灭。生灭之中,自然真常。是故我法,不离色声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十七庆友尊者】 
      以口诵经,以手叹法。是二道场,各自起灭。孰知毛窍?八万四千。皆作佛事,说法炽然。 
      【敬赞禅月所画十八大阿罗汉•第十八宾头卢尊者】 
      右手持杖,左手拊右。为手持杖,为杖持手。宴坐石上,安以杖为。无用之用,世人莫知。 


      【十八大阿罗汉颂】
      蜀金水张氏,画十八大阿罗汉。轼谪居儋耳,得之民间。海南荒陋,不类人世,此画何自至哉!久逃空谷,如见师友,乃命过躬易其装标,设灯涂香果以礼之。张氏以画罗汉有名,唐末盖世擅其艺,今成都僧敏行,其玄孙也。梵相奇古,学术渊博,蜀人皆曰:“此罗汉化生其家也。”轼外祖父程公少时游京师,还遇蜀乱,绝粮不能归,因卧旅舍。有僧十六人往见之,曰:“我,公之邑人也。”各以钱二百贷之,公以是得归,竟不知僧所在。公曰:“此阿罗汉也。”岁设大供四。公年九十,凡设二百馀供。今轼虽不亲睹至人,而困厄九死之馀,鸟言卉服之间,获此奇胜,岂非希阔之遇也哉?乃各即其体像,而穷其思致,以为之颂。

      第一尊者,结跏正坐,蛮奴侧立。有鬼使者,稽颡于前,侍者取其书通之。颂曰
      月明星稀,孰在孰亡。煌煌东方,惟有启明。咨尔上座,及阿阇黎。代佛出世,惟大弟子。

      第二尊者,合掌趺坐,蛮奴捧牍于前。老人发之。中有琉璃器,贮舍利十数。颂曰
      佛无灭生,通塞在人。墙壁瓦砾,谁非法身。尊者敛手,不起于坐。示有敬耳,起心则那。

      第三尊者,抹乌木养和。正坐。下有白沐猴献果,侍者执盘受之。颂曰
      我非标人,人莫吾识。是雪衣者,岂具眼只。方食知献,何愧于猿。为语柳子,勿憎王孙。

      第四尊者,侧坐屈三指,答胡人之问。下有蛮奴捧函,童子戏捕龟者。颂曰
      彼问云何,计数以对。为三为七,莫有知者。雷动风行,屈信指间。汝观明月,在我指端。

      第五尊者,临渊涛,抱膝而坐。神女出水中,蛮奴受其书。颂曰
      形与道一,道无不在。天宫鬼府,奚往而碍。婉彼奇女,跃于涛泷。神马凥舆,摄衣从之。

      第六尊者,右手支颐,左手拊稚师子。顾视侍者,择瓜而剖之。颂曰
      手拊雏猊,目视瓜献。甘芳之意,若达于面。六尘并入,心亦遍知。即此知者,为大摩尼。

      第七尊者,临水侧坐。有龙出焉,吐珠其手中。胡人持短锡杖,蛮奴捧钵而立。颂曰
      我以道眼,为传法宗。尔以愿力,为护法龙。道成愿满,见佛不怍。尽取玉函,以畀思邈。

      第八尊者,并膝而坐,加肘其上。侍者汲水过前,有神人涌出于地,捧盘献宝。颂曰
      尔以舍来,我以慈受。各获其心,宝则谁有。视我如尔,取与则同。我尔福德,如四方空。

      第九尊者,食已袱钵,持数珠,诵咒而坐。下有童子,构火具茶,又有埋筒注水莲池中者。颂曰
      饭食已异,袱钵而坐。童子茗供,吹龠发火。我作佛事,渊乎妙哉。空山无人,水流花开。

      第十尊者,执经正坐。有仙人侍女焚香于前,颂曰
      飞仙玉洁,侍女云眇。稽首炷香,敢问至道。我道大同,有觉无修。岂不长生?非我所求。

      第十一尊者,趺坐焚香。侍者拱手,胡人捧函而立。颂曰
      前圣后圣,相喻以言,口如布谷,而意莫传。鼻观寂如,诸根自例。孰知此香,一炷千偈。

      第十二尊者,正坐入定枯木中,其神腾出于上,有大蟒出其下。颂曰
      默坐者形,空飞者神。二俱非是,孰为此身?佛子何为?怀毒不已。愿解此相,问谁缚尔。

      第十三尊者,倚杖垂足侧坐。侍者捧函而立,有虎过前,有童子怖匿而窃窥之。颂曰
      是与我同,不噬其妃。一念之差,堕此髬髵。导师悲愍,为尔颦叹。以尔猛烈,复性不难。

      第十四尊者,持铃杵,正坐诵咒。侍者整衣于右,胡人横短锡跪坐于左。有虬一角,若仰诉者。颂曰
      彼髯而虬,长跪自言。特角亦来,身移怨存。以无言音,诵无说法。风止火灭,无相仇者。

      第十五尊者,须眉皆白,袖手趺坐。胡人拜伏于前,蛮奴手持拄杖,侍者合掌而立。颂曰
      闻法最先,事佛亦久。耄然众中,是大长老。薪水井臼,老矣不能。摧伏魔军,不战而胜。

      第十六尊者,横如意趺坐。下有童子发香篆,侍者注水花盆中。颂曰
      盆花浮红,篆烟缭青。无问无答,如意自横。点瑟既希,昭琴不鼓。此间有曲,可歌可舞。

      第十七尊者,临水侧坐,仰观飞鹤。其一既下集矣,侍者以手拊之。有童子提竹篮,取果实投水中。颂曰
      引之浩茫,与鹤皆翔。藏之幽深,与鱼皆沉。大阿罗汉,入佛三昧。俯仰之间,再拊海外。

      第十八尊者,植拂支颐,瞪目而坐。下有二童子,破石榴以献。颂曰
      植拂支颐,寂然跏趺。尊者所游,物之初耶。闻之于佛,及吾子思。名不用处,是未发时。

      跋尾
      佛灭度后,阎浮提众生刚狠自用,莫肯信入。故诸贤圣皆隐不现,独以像设遗言,提引未悟而峨眉、五台、庐山、天台犹出光景变异,使人了然见之。轼家藏十六罗汉像,每设茶供,则化为白乳,或凝为雪花桃李芍药,仅可指名。或云:
      罗汉慈悲深重,急于接物,故多现神变。倘其然乎?今于海南得此十八罗汉像,以授子由弟,使以时修敬,遇夫妇生日,辄设供以祈年集福,并以前所作颂寄之。子由以二月二十日生,其妇德阳郡夫人史氏,以十一月十七日生。是岁中元日题。
    张大千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立轴 设色纸本 1944年作.jpg (, 下载次数:0)

    (1/19/2012 2:58:35 PM 上传)

    张大千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 立轴 设色纸本 1944年作.jpg

    最后编辑齐愍乐平 最后编辑于 2012-01-19 14:58:35
    TOP
    9#

    推荐一本多才多艺的禅宗高僧

    《日本大光照国师隐元》王恩祥编著2010

    作者:王恩祥编著 页数7 出版日期:2010.07 黑龙江美术出版社 丛书名:东渡三杰流芳日本岛丛书

    下载地址:
    http://ishare.iask.sina.com.cn/f/15839446.html
    TOP
    10#

    由你贴画册想起。佛教传入震旦前百余年,汉室已获休屠泽金人,及汉帝夜梦金人,良有前因也。前朝国史馆协编朱季海老,身前著有《庄子故言》,开篇考证“北冥有鱼 。。。。海运则将徙于南冥”,以为北冥非北海(贝加尔湖),南冥非交趾(越南),举慧琳《一切经音义》引司马注“溟,谓南北极也。”,立论“冥为极地大水”,肯定古代已知南北极。梁书诸夷列传则举惠深和罽宾国僧,言大汉国东二万余里扶桑国事,有人以为所言为美洲,另有法显所行迹,亦为人所重视。此皆游历之所,未能有长久传布,中古佛教西向之传布未见史料,曾见一书云到过埃及,未知详情,于欧洲则云早期有佛本生故事的变体。此皆未有考古形象,当时之人,以诸地远,或未备置,亦或以此,化机未足。
      是知形象教育,有大利益,因重视之。维近三百年中,佛事广被诸洲,诸小道场之功,未可轻忽,宜多立经像,以作化基,空墙亦应饰之,以我佛教有壁画传统也,先佛在日,示之以轮回图绘法,于诸真言会,亦答以建立净室之严饰,于华严则弥勒示大宝楼阁,亦布以在在处处之本生故事,世尊阿弥陀亦曾显化指示当麻曼陀罗之制作,诸事皆鲜洁显明。类如诸佛菩萨像者,画册多有之,可规划之,可排布之,此处安某像,某处布置某会,扫描喷绘装壁,绳之以镜框,覆之以pvc,则费省而庄严,亦或画册之正用也。
    最后编辑齐愍乐平 最后编辑于 2012-01-20 12:19:03
    TOP
   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